内容纠错

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-深圳调研行

2016/05/18

转型升级的道路上,中国经济正进入打攻坚战的关键时期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增长必须是有效益、有质量、可持续的增长。十八大以来,在南海之滨,改革开放的前沿,深圳市用一组亮丽的数字,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。在经济增长、创新驱动、结构优化、效益提升几个方面再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。

【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】“政府的角色”是什么?

十八大提出,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。在市场化程度已经很高的深圳,政府的手不仅继续在减少行政干预,还要打造更有利于市场创新的环境。来看看今天的深圳,“政府的角色”是什么?

深圳市华强集团原本是一家生产电子元器件的老牌国企。没有核心技术,产品附加值低,一度陷入困境。企业负责人向市领导问出路。深圳市一方面鼓励企业改制,同时把寻找出路的权利交还给企业。老国企面对大市场,居然选择了从未涉足过的文化创意产业。

企业遇到政策门槛,政府主动改变工商注册限制。深圳出现了全国第一家以文化科技命名的公司。

几年之间,做电子元器件的华强集团,成了国内唯一能够成套设计、制造、出口大型文化科技主题乐园的企业。通过改制,深圳换来了一批活力四射的文化创意企业。2015年,文化创意产业占到了全市GDP的10.1%。

企业创新升级的步伐越跑越快。政府不是在一边指手画脚,而是给企业脚下铺垫出更平整宽阔的跑道。过去三年,深圳市财政每年投入到科学技术领域的资金一直保持在90亿元以上。这套政府投资12个亿建起的超级计算机,计算能力达到每秒千万亿次,超过20万台笔记本电脑之和。

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780多家企业借助超级计算机完成了大型科研项目的攻关。

深圳市出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,设立180亿元专项资金,规划建设23个产业基地和集聚区。政府把优势产业链的阳光、雨露都聚拢过来,吸引了大批原创企业。当市场的主人在忙活着创新突破的时候,深圳市着手应对的,是那些困扰着这座城市创新环境的老问题。

政府服务到位了,各种创新要素在这里快速聚集。在今天的深圳,拥有超过三万家科技型企业,其中产值超千亿元的3家,超百亿元的17家。过去的五年间,高新技术产业的增加值增长了近三千亿元,已经占到深圳市GDP的三分之一,创新的活力在市场中自由绽放。

【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】“尊重市场”激发创新活力

人,是创新最关键的因素,而要释放创新创造的活力,就必须破除体制机制障碍,向用人主体放权,为人才松绑。深圳的做法是:“尊重市场”激发创新活力。

在深圳龙岗的这个科学基地里,“旅行者二号”飞行器正在进行测试,今年八月它将要飞到距离地面20到100公里的空域,那个飞行高度介于飞机和航天器之间,是至今还没有被人类利用的领地。落户于深圳的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,是这个飞行器的主人。光启创始人刘若鹏回忆说,当年他第一次向深圳市阐述技术原理,评审都没有通过。看似已经失去了机会,但深圳市随后的举动,让刘若鹏始料未及。市里邀请各方专家,接二连三听取研发团队的阐述。

三轮审核论证之后,刘若鹏和他的研发团队成为深圳市引进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。现在,光启成长为超材料领域世界领先企业,拥有超过2500项专利,公司市值超过300亿元。

按照深圳市以往的人才标准,华大基因很多资历不够的年轻人享受不到人才优惠政策。深圳市刚刚推出的《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》提出:“在新型研发机构开展职称自主评价试点。”

在深圳,最新出台的178条人才政策对标全国主要城市最高人才引进标准,以最高的礼遇“聚天下英才而用之”。而政府抓住了人才,就像抓住了一块强力的吸铁石。

在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深圳聚集了215万家企业和个体工商户,居中国城市第一,相当于每平方公里就有1000多家,国际专利数量几乎占到全国一半(46.86%)。到2020年,深圳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有望从现在的四家增长到八至十家,城市发展竞争力跻身全球一流水平。

【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】研发未来就是创造未来

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增加有效供给,培育新的发展动力,但是在跨越转型门槛的过程中,有的地方出现换挡焦虑,停滞不前,或者举棋不定,无从下手。面对这种情况,深圳是怎么做的呢?今天的“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”播出:研发未来就是创造未来。

像这样可卷曲的柔性显示屏,市场潜力巨大,是全球研发竞争的焦点。

柔宇科技拥有200多项核心技术知识产权,技术水平领先于同行业竞争对手。五年前,像柔宇这样的企业在深圳还只有一千多家,而现在这个数翻了近五倍。这得益于深圳对转型的规划:支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、自主品牌、创新能力突出、引领带动能力强的领军企业进入世界科技创新前沿,实现从模仿跟随到超越引领。

90%的研发人员、90%的研发机构、90%的科研投入和90%的专利产出,都来自企业。这四个90%一直是深圳人的骄傲。然而,未雨绸缪的深圳人已经注意到,缺少大量高校和科研机构资源,缺少源头创新,是深圳最大的短板。

那么,深圳如何补上这块短板呢?深圳推出“孔雀”计划,专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,给政策、给补贴、给资源,世界级的顶尖科研团队现在最多可以拿到一个亿的研发资金。

五年里,超过1200名“孔雀人才”投奔到深圳。而深圳的超材料、基因测序、4G技术、3D打印等核心技术,跻身世界前沿,也只用了五年。

与此同时,在深圳新型研发机构已经超过70家。它们正在成为深圳创新驱动的生力军:光启研究院申请超过2500个专利,超材料技术领先全球同行业;中物研究院的液体防弹材料,达到国际先进水平;华大基因研究院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及分析中心。

【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】引领新常态 深圳做对了什么?

转型升级的道路上,中国经济正进入打攻坚战的关键时期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增长必须是有效益、有质量、可持续的增长。十八大以来,在南海之滨,改革开放的前沿,深圳市用一组亮丽的数字,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。在经济增长、创新驱动、结构优化、效益提升几个方面再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。《新闻联播》推出系列报道“调结构转方式·深圳调研行”,今天播出:引领新常态 深圳做对了什么?

8.4%,这是深圳市在今年一季度取得的经济增速,它不光跑赢了全国6.7%的平均水平,而且比去年同期还多增了0.6个百分点。要知道,深圳卖地收入还不到财政收入一成,却在去年获得了超过2727亿元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,增速在全国36个省级财政中排名第一。深圳不但跑得快,而且还“省油”,去年万元GDP能耗、水耗分别比5年前累计下降了19.5%和43%。

记者:2015年,深圳的GDP仅次于上海、北京、广州,排名全国第四,但是它的地域只有不到2000平方公里,只相当于内地一个县的面积,发展中可以闪转腾挪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。

记者:不仅缺地,深圳还缺水,深圳近一半的生产生活用水就来自我身边的深圳水库,而这里的水全部引自深圳以外的东江。你或许想不到,地处沿海、雨水充足的深圳,近80%的用水要从外地引进来。

记者:缺水缺地缺资源的深圳,发展出了“经济高产田”,像占地面积只有30万平方米的深圳软件园,去年却创造了超过3500亿的收入,相当于一平米就有近120万。资源缺乏,反而赋予了深圳另辟蹊径的生存能力。

过去二十年,深圳的发展闯过了两道关口。第一次,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,让发展加工贸易、靠进出口生存的深圳,遭受巨大冲击,深圳逆水行舟,转型发展高新技术产业。而第二次,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,深圳经济再次遭遇严冬。

不过,转型总会付出代价,近几年,深圳有超过1.7万家低附加值企业从版图上消失,深圳的GDP在2012年一季度曾经下滑到近年最低点5.8%。如何适应经济新常态,补充新燃料?深圳的答案是——创新驱动。

去年好莱坞著名导演卡梅隆的3D高清电影《深海挑战》在深圳首映,地点不是在电影院,而是慕名选择了一家深圳企业内部的试验放映厅。这家激光投影技术企业,靠着700多项全球专利,颠覆了激光显示的传统设计,也打破了西方发达国家对放映机光源的垄断。

像这样的国际顶尖企业给深圳注入新动力的同时,许多老牌的传统制造企业,则利用技术创新实现动力改造升级。创维集团在制造端实现机械换人,提升生产效率;在显示技术上成为全球第一家量产OLED电视机的企业。

创新引领转型,过去这一年,深圳全社会投入研发的资金超过700亿,占GDP的4.05%,这一比例接近世界排名前两位的国家以色列和韩国。一起来看看深圳近五年的经济结构变化吧:战略新兴产业占GDP的比重由28.3%提高到40%,经济增长的动力已然转换;现代服务业的比重也从53.7%提升至58.8%,结构更加优化。

记者:“时间就是金钱、效率就是生命”,这是从1981年开始就在深圳蛇口矗立着的一个标语,“深圳速度”、“3天建起一层楼”的传奇,在全国响亮地传播了30年。

记者:而今天我们在深圳的大街小巷看到的,是这样一个醒目的标语——“质量成就未来”,这是通过600万市民的投票,征集而来的深圳新座右铭,经历了转方式调结构的阵痛,深圳人选择的增长将是更有质量、效益、更加可持续的。

面对经济下行压力,深圳没有固守原先的发展路子,而是积极实施产业结构调整、切换经济发展动能。正是由于结构转型、创新发展做得好,深圳的经济增长不但没有掉下来,反而形成了更有质量、更可持续的稳定增长态势。调结构、转方式,既是一个挑战,也是一个机遇,迎难而上,及早地改革,更多地创新,就能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。

您使用的网页浏览器是古董级的 Internet Explorer 6。为了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,请现在

升级